图片描述

图片描述

图片描述

图片描述

被动元件大厂国巨本季受传统旺季加持,智慧手机、笔电等消费性电子终端产品需求升温,带动MLCC需求,近期产能利用率和上半年相比大增逾10个百分点,订单量成长两成,能见度也拉长一倍,在外资以最黑暗时刻已过去形容被动元件产业下,基本面出现转机,吸引买盘,上周五(4日)最高价/上270.5元,是8月26日除权息以来,盘整一个月后顺利填息,从8月27日最低价203元来看,股价涨幅逾三成,不过终场收在261元。

1985年国巨董事长陈泰铭以不到30岁的年纪创立台湾阻抗公司,四年后併购哥哥陈木元创立的国巨;曾和陈泰铭共事的业界人士形容陈泰铭说话很急,脑筋转得快,管理上具雄心壮志,希望让国巨跟村田製作所(Murata)、TDK一样,变成国际级的被动元件厂,不过在2000年一桩180亿元的天价购併飞利浦被动元件部门事件,成为国巨走下坡的最大转折点,因为核心技术阶层大量流失,让国巨在2001年两度下修财测,2004年更提列飞利浦资产减损120亿元,每股淨值缩水剩10元,每股大亏4.51元。

2008年金融海啸来袭,国巨股价一度跌至最低3.01元,随后六年始终在10多元附近徘徊,当时陈泰铭意识到,被动元件市场竞争激烈,国际被动元件产业横向购併案不断,他认为要摆脱红色供应链最好的方法,就是把规模做大,2016年5月,国巨旗下铝质电解电容厂智宝在公开市场陆续买进同业凯美股票,耗时一年多终于入主,扩大集团铝质电解电容产品规模,好因应未来手机、网通、电视等产品充电器与汽车电子的庞大需求。
在当年下半年,村田看好车用、工业、高阶手机等利基型产品应用会有较高的平均销售价格(ASP)和毛利,遂逐步停产中低阶MLCC,村田放弃标准型产品,市场出现供需缺口,开启了国巨/在风口上,受惠转单效应,让陈泰铭布局16年的棋局,赢面愈明;併购飞利浦看似吃亏,放长远来看,却成为接触一线客户的门票。

受惠于全球超过10%的产能出现短缺,在2017年至2018年国巨连续调涨MLCC价格四次,市场供不应求、产品价格涨价,带动国巨股价从2018年2月的300多元,四个月时间飙涨至历史天价1,310元,该年度获利表现也写下五惊奇;包括合併营收、营业毛利、营业利益、税后纯益及每股纯益等皆创下历史新高。

产业荣景未持续太久,去年第4季开始终端产品需求放缓、市况反转直落,也让国巨股价一路下滑,下探至203元,今年上半年国巨合併营收比去年同期大幅衰退三成,被动元件产业可说是跌落谷底;经过逾三个季度库存去化、需求随消费性电子产品销售高于预期,被动元件市况缓步升温。

本文来自:杠杆股票
转载请保留:http://www.ganggangupiao.com/archives/280.html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